我的大学回忆录(一)

我的家乡是国家级的贫困县,也是朱德朱大元帅的家乡四川仪陇县。我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娃。来北京之前,我只知道北京是中国的首都,是中国经济,文化政治的中心,这个认识是从历史书上得来的。还有一点就是在北京,别比谁的官大,这是英语老师说的,对于北京其它的就一无所知了。

我一个人拖着箱子,背着行李,挎着电脑包,怀着对北京和对大学的向往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上。这一天我18岁了,也许是上天特意安排我出征远方的时候过生日。临走前外婆给我包了点卤鸡爪,让我在车上吃。我想着过生日了,还是来一桶老坛酸菜加点鸡爪。等我打开包着鸡爪的袋子,正想吃,才发现都发霉了,这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,感觉有人在给我开玩笑。

晚上11点我到了北京西站,学校的接站学生都已经回去,第一次感觉到西站好大,跟着人流走,结果都走散了,剩下自己一个人还在站里到处逛。我遇到了好多拉人住宾馆的,出于谨慎,我开始没有去。但最后实在不行了,时间已经很晚了,我又不知道学校在何方,就跟一个大妈聊了聊,就跟她去了宾馆,她开着车把我拉到了菜市口,在车上我还一直问他还有多远,心里十分忐忑。这家宾馆叫康泰酒店。开始谈的价格为160多一晚吧,到了酒店说没有那种房间了,结果只能多花了100元住了一个标准间,一个房间两个床。在我的记忆中,那是我第一次在外住宾馆吧,感觉好贵。一个人感觉到不安全,我紧锁了门,就睡下了。

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来,拖着行李跑了,都没跟前台打招呼。我在旁边的一家早餐点吃了点早餐,顺便问了一下中央民族大学在哪。然后我坐地铁来到民大,那是我第一次坐地铁,第一次感受了北京地铁的人山人海,我强行的挤了进去,一路挤到了魏公村,至今印象深刻。出了地铁我看反了地图,朝着旁边的北理走了去,问了一个路人才及时的走回来。

就这样我走到了中央民族大学的大门口。

门前几个大字写的不错,前面的建筑成对称结构,当时大门口还有一个喷泉,挺气派的,结果这几年都没怎么喷过了。我报完名之后,跟着先到的两位室友来到了寝室,从此开始了大学生活。

第一天我采购了很多日用品,如盆,拖鞋,洗漱用品等,还在一个学长那买了床品三件套,当时怎么也没想到,我后来也卖被子了。第一天就花掉了几百元,当时觉得还是蛮多的,毕竟我穷。室友第一天就到了5个,大家相互认识了一下,有来着吉林的满族同胞,云南的拉祜族同胞和甘肃的同胞,还有我的四川老乡。有小胖子,有特瘦的,还有特黑的,看起来都是特老实,朴素的人。

第一天晚上发生的事,让我一辈子都不想提起,但还是愿意写下来,对我影响还是蛮大的。晚上我们有4个人在寝室,突然来了一个老师模样,还挂着工作证的人,先是对我们嘘寒问暖,然后又说学校要收什么网络方面的费用,具体啥费用我记不清了,每人收600元。我和其它两个室友就傻傻的交了钱,另一个室友怀疑来人的身份并没有交钱,说后续补上,贼机智,就是不告诉我们。收完钱后,那两人走了,然后我们才反应过来,问了隔壁的宿舍,才知道被骗了,立马去追,可惜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当天晚上又是登记又是去辅导员那,搞了一晚上。第二天辅导员就组织开会,教育了我们,要多留个心眼,不要相信陌生人。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,却给我留下了很大的心灵创伤,从此之后我基本上没有给任何乞讨的人施舍一分钱,对陌生人也比较谨慎。北京第一次让我知道了,啥样的人都有,并不是那么美好。

接下来就是军训的日子了,学校军训的强度并不是很大,我还是比较吃得了苦的,也就前一两天腿痛了,后来就没什么感觉的。有趣的是基本上我们宿舍都是去的最早的,都是乖乖的少年。我已经记不清教官长啥样了,年龄也不大,特精神,踢的正步,落地铿锵有力,稍息后收回扣得鞋很响,很有气势。我们的鞋落地都不会发出很清脆的声音,没办法,我们是胶鞋,教官的都是皮鞋。最难受的就是在太阳下立正,站个几十分钟,口干舌燥,还得硬撑。

军训期间每天早上5点的多就起来跑步,据说这是信工学院的传统,学长带着学弟学妹晨跑,上一届折磨下一届,下一届又折磨下下届,一届传一届。当然还有歌音比赛,所有学院同唱一首歌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,然后每个学院自己再选一首歌。学院当时选的是一个比较有气势的歌,一是由于学院的男生多,在这个男女比例3:7的学校,我们学院拉高了整个学校的男女比例;二是那些辅导员啊,比较喜欢有气势的歌,这才符合大信工学院的口号,信工信工,扬我雄风,力挫群雄,谁与争锋。比赛那天,各个都是扯破嗓子在嚎:过得硬的连队,过得硬的兵、、、 当时有个小插曲,退场时,指挥员喊错方向,结果大多数都转错了,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搞笑。我们踢着正步,喊着口号,经过主席台,接受校级领导的检阅,然后结束了14天的军训日子,迎来了国庆假期。

我对北京这座城市的了解才刚刚开始,多彩的大学生活也就此拉开了帷幕。

第二篇预告:学习,颓废,游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