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学家都干了些什么

最近在上下班的地铁上,刷完了一本书—《哲学家都干了些什么?》。

作者以幽默的行文风格,穿插了各类的段子,从古希腊的苏格拉底、柏拉图,亚里士多德开始,一路叙述到了基督教的诞生发展和衰落,再到近代的罗素,波普尔等,讲述了几千年来,西方哲学家都在思考,争吵些什么问题。

这是一篇读后感。我随便扯扯,扯到哪算哪。

哲学家都是一帮什么样的人?简单来说,就是吃饱了没事干的人。很多哲学家都很有钱啊,要么是贵族,要么是富豪,吃穿不愁,又有时间。

我要是吃饱了没事干的时候,也是一名哲学家,因为我会思考哲学问题:我是谁?我来自何处?我将去向何处?我要是连饭都吃不饱,还想啥哲学,赶紧想如何赚钱。

最气的就是哲学家还视金钱如粪土,像维根特斯坦这样的世界级富豪,居然散尽家财,专心搞哲学。这样看来,哲学家又是一群疯子。

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哲学家在干什么,我觉得应该是:我觉得其他人的思想不对,我要推翻他,以证明我的思想比更加牛逼。一旦这些哲学家的思想火起来了后,就到处开班讲课,著书立说,传播自己的这些思想。

哲学家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,以致于我现在要发表什么感想,以为是自己原创的,其实都是历史上,这帮哲学家都说过了。

我比较认同两个哲学家说的话。

第一个是笛卡尔。笛卡尔说:“我思故我在”。这是一个唯心主义的话,肯定了思考对于人的价值。“我在”并不一定是肉体的实际存在,也有精神,思想的存在。肉体的存在是有期限的,而“我思”产生的伟大思想却能延续几千年之久。就像现在,笛卡尔虽然不在了,但他说的这句话还在。

如果改成“我在故我思”,就是一个唯物主义,肯定了实体的存在。但是“我在”的时候并不一定会去思考,有可能只是一个行尸走肉。如果不思考,我觉得“我在”就没啥意义,这世界多了我一个或者少我一个,不会任何变动。

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争吵了几百年,也没个结论。只能说没有答案,但争吵的过程却是很精彩,反映了人类思想的多样性。我不属于哪个阵营,我一会唯物一会唯心。

另一个是加缪。加缪说:“哲学只有一个问题,就是为什么不去自杀”。这句话真妙!

不要问我人为什么要活着,或者人生的意义是什么,而是问我为什么不去自杀,这时我就会告诉你,我还有好多好多吃的没吃,好多好多的地方没去,父母也没有孝敬,老婆也没有。你看,人生不就找到了意义吗。

焦虑的时候问自己一下,迷茫的时候问自己一下,对生活无望的时候问自己一下,分分钟找回人生的意义。

哲学家总想不清人究竟从何而来,因此有了上帝,接着就有了上帝在人间的教会。哲学家有时也想不清楚是过先苦后甜,还是先甜后苦的人生,因此有了受苦主义和享乐主义。

基督教写着,因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,上帝要惩罚人类,因此人生下来就要受到惩罚,需要用一生来赎罪,死后才能上天堂,否则只能下地狱了。怎么赎罪?那就是向教会上供,每天祷告。

欧洲人民由于信了受苦主义,赎罪了一千多年。然后变成了享乐主义,追求自由,追求快乐的人生。

网上之前有个段子:每当你想要奋发图强,撸起袖子加油干时,来个大地震,带走了很多人的生命,让你感到人类生命的脆弱,一生时光的短暂,不如及时行乐,该吃吃,该喝喝,旅旅游,享受人生。

到底哪种主义好?没有定论,你想过哪种人生就过哪种人生呗,决定权在你自己手上。我还是比较相信长辈常说的先苦后甜的,先是受苦主义,打工赚钱,财富自由了就开始享乐呗。

历史的发展很大一部分是由哲学家推动。哲学家干的事情就是对于人生价值的思考,思考对了,就走入正道,思想传承下来,造福大众。思考错了,大众有可能就遭殃了。